原標題:姜昆:用詩句向抗疫英雄致敬

  

  姜昆近照 受訪者提供

  他連續11年登上央視春晚舞臺,其相聲作品《如此照相》《虎口遐想》等是很多人的青春記憶。如今年屆七旬的他,第一時間創作出長詩《我在你們的面前淚崩》,向戰斗在抗疫一線的英雄們致敬。

  “這里有白衣天使,這里有建筑公司的員工……我們甚至不知道他們的姓名。在祖國召喚的面前,義無反顧,在人民需要的時候,陷陣沖鋒……”

  2020年新年伊始,新冠肺炎疫情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。年屆七旬的相聲表演藝術家姜昆第一時間創作出題為“我在你們的面前淚崩”的長詩,深情滿滿地向戰斗在抗疫一線的英雄們致敬。

  用文藝作品謳歌真善美,抨擊假惡丑,用演出為大家帶去笑聲和歡樂,是姜昆作為一名相聲演員的初衷和信仰。

  似乎是一眨眼的工夫,姜昆已經70歲了,雖然歲月在他的臉上沒有留下太多的痕跡,但那些從小聽他相聲長大的孩子,很多都已為人父為人母,他的《如此照相》《虎口遐想》《著急》等經典相聲作品也成了很多人的青春記憶。

  “我一個凡夫俗子也沒什么更大的抱負,只覺得我生就個歡樂的性格,喜歡自己高興,也樂意瞧人家開懷。”早在1997年的自傳《笑面人生》中,姜昆就用看似云淡風輕的語言表達了對相聲的熱愛與敬畏,以及對人生境遇、周遭言論的坦然,“既選定了幽默事業為終生職業,就應該不遺余力地為這個世界尋找和創造歡樂。至于別人說什么,咱們就認命,不太往心里去就是了”。

  記者第一次見到姜昆是在一場晚會的現場,他與夫人李靜民坐在臺下看演出。中場休息時,現場亮了燈,有人發現姜昆在現場,一會兒工夫,他的邊上就圍滿了人。很多人表達敬意或請求合影,這位老藝術家全程面帶微笑,一邊回應著別人的寒暄,一邊配合著拍照,毫無距離感。興許是性格使然,加上相聲職業帶來的親和感,簡短的幾句話,他笑著,周圍的人也開心地笑了。

  如今,姜昆在相聲界的影響有目共睹,然而,他一路走來并不容易。

  1950年10月,姜昆出生在一個不太富裕的家庭。他從小的夢想就是能夠“穿上漂亮的衣服,和伙伴們在水彩般的生活中玩耍、歌唱、歡舞”。但是家里“弟弟妹妹多,爸爸工資低,媽媽沒工作”,姜昆的童年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和順利,既沒有漂亮的衣服,水彩筆也都是最廉價的。他羨慕在少年宮學習樂器和表演的同齡人,經常扒著門縫往里看,每次都被人轟走。進入少年宮學習的執念,促使年少的姜昆絞盡腦汁跟父母軟磨硬泡,斗智斗勇,最終如愿考入了少年宮笛子組。后因買不起樂器,他又考入了“不用花錢買這買那”的戲劇組,由此開始了在文藝道路上的摸爬滾打。

  年輕的姜昆總有使不完的勁。盡管因為出身問題(爺爺是資本家)挫折不斷,但他靠著一股韌勁,不斷創作劇本,登臺表演,逐漸在文藝舞臺上找到了方向。

  1968年,在知識青年“上山下鄉”的大潮中,18歲的姜昆報名去了“北大荒”。深入生活、扎根人民,使他的創作熱情異常高漲,盡管經歷了一些風浪,但文藝之火在他的心中從未熄滅。姜昆在連隊取得過不少成績,也跌過很多跟頭,這些都成了他日后的寶貴財富。

  1973年,一次偶然的機會,姜昆現場觀看了郝愛民與李文華的相聲,觀眾忘我的大笑讓他深受觸動。于是,他開始模仿和創作演出,后經馬季和唐杰忠發掘引薦,由此與相聲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  1979年,姜昆與李文華合作的相聲《如此照相》在相對保守的大環境下橫空出世,作品通過在照相館的見聞對“四人幫”大搞形式主義的丑惡本質進行了嚴厲批判,“正常人沒照這種相的”“形式主義就是害人不淺”等語出驚人,說出了當時人們想說又不敢說的話,讓人眼前一亮,姜昆也由此走進了大眾的視野,逐漸有了一定的名氣。

  1983年開始,他連續11年登上央視春晚,連續8年主持央視春晚。2017年,他與搭檔戴志誠登上央視春晚,為觀眾奉獻了相聲作品《新虎口遐想》。有人評價說:姜昆撐起了中國20世紀80年代春晚相聲的一片天,創造了中國相聲最輝煌的時代。

  曾經的輝煌,姜昆已很少提及,作為中國曲藝家協會主席和中國文藝志愿者協會名譽主席,他有很多事要做:以“你離人民有多近 人民與你有多親”為題,開展“崇德尚藝做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的新時代文藝工作者巡回宣講”;組織老中青演員一起創作演出大型曲藝節目《姜昆“說”相聲》;走進曲藝培訓班、高校、藝術團體,分享從藝做人心得,言傳身教帶新人,培養新人,推出新人;創設“送歡笑到基層”演出活動,帶領廣大文藝志愿者深入基層一線,為廣大人民群眾送去歡聲笑語和祝福。

  如今,70歲的姜昆依然充滿激情,埋頭做事,不計得失,他說,唯有這樣才對得起“德藝雙馨”藝術家、優秀共產黨員、全國離退休干部先進個人等榮譽稱號,才對得起黨和人民的信任。(記者 劉平安)

  (責編:劉穎穎、丁濤)

1
【關閉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責任編輯:馬亞辰]
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
版權聲明:

凡注明來源為"銀川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